當前位置: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> 玄幻魔法 > 九龍圣祖 九龍圣祖txt下載 加入書簽

大分三神vs广岛三箭直播:九龍圣祖無彈窗 第2427章 業火焚金陣

    “區區陣盤,也敢在此裝神弄鬼?”

    自以為猜到對方手段的摩勒,下一刻已是冷笑出聲,因為他相信除了這個答案之外,已經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名達到圣階高級的陣法宗師,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布置出一門陣法,只能是使用陣盤。

    而陣盤能存儲的陣法,大多都是天階陣法,達到圣階層次的陣盤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摩勒絕不相信眼前這小子能拿得出來這樣的寶物。

    既然很可能是天階陣法,最多是圣階低級陣法的陣盤,對于至圣境初期的摩勒來說,就不可能造成太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能對至圣境強者造成威脅的陣法,至少也需要達到圣階高級,而這樣的陣盤,到現在為止,摩勒還從來沒有聽說在什么地方出現過。

    只不過摩勒這一次可是猜錯了,云笑此刻施展的金光陣法,固然是沒有達到圣階高級,但卻不是摩勒想像之中的陣盤,而是由他親手布置出來的特殊大陣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得益于云笑前世的經驗,還有今生這一具特殊的軀體,尤其是那條煉化過金之極火的金屬性祖脈,才能讓他在頃刻之間布置出一門圣階中級大陣。

    金之極火乃是世間萬金之祖,再加上云笑對這門陣法極度純熟,轉世重生的這具軀體,更給了他很多的方便之處,也造就了此刻的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摩大特使,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門叫做‘業火焚金陣’的陣法呢?”

    見得摩勒已經進入了自己的大陣之中,云笑心中最后一絲擔憂已然消失不見,然后口中說出的這一句話,讓得摩勒的臉上,先是浮現出一抹茫然,旋即仿佛是陷入了一種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又或者說此刻的摩勒,聽得那個略有些耳熟的大陣名字之時,腦海深處的一抹記憶終于是浮現上心頭,而且從模糊變得越來越清晰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偶然的機會,摩勒無意間闖入了摩氏家族的先祖埋骨之地,在那里,他見到了一幅壁畫,畫上的東西,讓得他每每想起來,都覺得有些膽戰心驚。

    在那一副壁畫之上畫著的,是一道渾身散發著金光的身影,后來摩勒從其那位長輩口中知道,那就是摩家最古老的一位先祖,也是有史以來摩家最為強橫之人。

    而那幅壁畫之上,可不僅僅有著摩家先祖的身影,在其身周同樣是金光閃爍,無數的金色火焰形成了一片金色火海,將摩家先祖給包圍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其中十數根金色光柱尤為顯眼,哪怕是壁畫頗為模糊,摩勒也能看到他們摩家的那位先祖,臉上有著一抹痛苦之色,似乎是經受不住那種金色火焰的烤炙。

    這些記憶的模糊片段,如涌水一般涌上摩勒的心頭腦海,以前的他,一直想不通,為什么像先祖那樣的超絕人物,竟然也有抗衡不了的力量?

    “那幅壁畫的右上角,好像刻著五個字,就是……業火焚金陣?!”

    突然有那么一刻,摩勒渾身一顫,仿佛是靈光閃過一般,陡然記起那幅壁畫之上的五個字,同時也從心底深處,挖出了當年的記憶。

    那次的偶然事件,離現在實在是太遠了,遠到摩勒這個至圣境初期的強者,都有些模糊不清,直到有著云笑的提醒。

    當日摩勒無意間闖入祖地,看到那一副壁畫之后,摩家那位長輩,也就是蒼龍帝宮強者也就沒有再隱瞞摩勒,或許也因為他是摩家將來的中堅支柱吧。

    也是從那個時候起,摩勒才明白,摩家祖傳的鐵摩功,并不是天下無敵的,所謂的業火焚金陣,就是鐵摩功最大的克星。

    只是這許多年以來,摩勒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任何一人會施展業火焚金陣,也就漸漸將這件事淡忘了。

    畢竟摩家先祖所在的那個年代,實在是有些久遠,差不多已經算是上古時期了,業火焚金陣恐怕早已經失傳,也就不可能再是鐵摩功的威脅了。

    可是摩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就在今時今日,自己竟然從一個不滿二十歲的灰衣小子口中,再次聽到了這個仿佛只在夢中聽過的名字,自然要震驚得渾身發顫了。

    因為那一直都是摩家族人的噩夢,哪怕是那位達到至圣境巔峰的摩家掌權者,也無時無刻不在防備著業火焚金陣的出現吧?

    事實上所謂的業火焚金陣,就算對鐵摩功有極強的克制作用,但只要摩家族人不進入大陣之中,就不會產生一絲一毫的威脅。

    然而現在,摩勒由于心中的傲氣,再加上陸絕天的催促,竟然主動進入了業火焚金陣的內里,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不!這不可能是業火焚金陣!真正的業火焚金陣早就失傳了!”

    心中電光石火閃過這些念頭的摩勒,下一刻已是直接咆哮出聲,昭顯了他內心的極不平靜,口中的咆哮聲,也顯得有些色厲內荏。

    其實在摩勒的心中,確實是有相信這不是真正業火焚金陣的理由,畢竟這許多年來,都從來沒有聽說過哪里出現過這種大陣。

    以摩家現在的地位,要是真的聽說了業火焚金陣的消息,恐怕第一時間就會派出強者將之滅掉,免得對鐵摩功產生威脅。

    或許在摩勒看來,眼前這灰衣小子,就是不知道在哪里聽到了業火焚金陣的名字,知道這對摩家的鐵摩功有鎮壓效果,這才在這里虛張聲勢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正的業火焚金陣,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云笑眼眸之中噙著一抹玩味,并沒有絲毫在意對方的咆哮,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此刻施展出來的金光大陣,確實就是失傳已久的業火焚金陣。

    嚴格說起來,摩勒和那些摩家后輩理解之中的業火焚金陣,并不是像他們所想像的那樣,只對鐵摩功有鎮壓作用,相反還有著一種輔助作用。

    當年云笑和那位摩家強者交好,在替其解答了鐵摩渾儀的疑惑之后,更是有了另外的一些發現,那就是鐵摩功的不足之處。

    在云笑刻意的研究之下,終于是從一本古籍之中,找到了布置業火焚金陣的方法,而這門方法,原本是他想要用來助那位摩家強者消除鐵摩功弊端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云笑的手段還沒有來得及施展,便被蒼龍帝一槍刺死,從此轉世重生,和摩家那位族長也就再也沒有了交集,但這業火焚金陣,終于還是傳承了下來。

    由此或許也能猜到,上古時期那位摩家先祖,未必便是被人引到業火焚金陣之中,相反很可能是其主動進入了業火焚金陣內,想讓自己的鐵摩功趨于完美。

    只是這門業火焚金陣,對于鐵摩功來有利有弊,如果當初以云笑對陣法一道的理解,助那位摩家強者將鐵摩功趨于完美,并不是不能辦到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這業火焚金陣的另外一面,對于摩家之人來說,就是一件極其恐怖之事了,此刻的云笑之所以祭出業火焚金陣,目的也不是為了要幫摩勒完善自己的鐵摩功。

    另外一點值得一提,云笑之所以能如此之快布置出業火焚金陣,除了前世的那些記憶經驗之外,他那朵金之極火無疑是功不可沒。

    這一刻云笑連自己的祖脈之火都沒有用,只是用了這萬金之祖的金之極火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金之極火就是傳說中的業火。

    所謂的業火,其實是一種火之極致,是無數火屬性修者夢寐以求的上古神火,只是這種火焰可遇而不可求,幾乎已經和混沌之火一樣,屬于傳說中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也只有一些火屬性脈妖,或是火屬性異靈,經歷化形天劫的時候,天道會降下一道業火,助其化形重生,但往往在那種強橫的業火之下,堅持過來的并沒有幾個。

    既然是對付鐵摩功,那用金之極火來布置業火焚金陣,就是再對癥不過的藥了,可以說自摩勒進入業火焚金陣之中后,云笑這一次以弱勝強的機會,終于是姍姍而來了。

    “業報之火,熊熊焚金!”

    一道仿佛口訣一般的沉聲從云笑口中傳出,緊接著外間的數十根金色光柱,便是疾速旋轉了起來,隱隱間似乎有著一種特殊的熾熱之力在醞釀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當某一刻來臨的時候,摩勒身側的一根金色光柱,忽然之間柱身一變,赫然是化為了一朵金色火焰,讓得他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萬分不相信這就是真正的業火焚金陣,但由于之前的前車之鑒,摩勒還是沒有敢硬接這朵金色火焰,生怕讓自己陷入一個什么難堪的境地。

    轟!轟!轟!

    只是摩勒雖然避過了這一朵金色火焰的爆發,但隨之而來卻是有更多的金色光柱爆裂而開,這一下無疑是讓摩勒避無可避。

    業火焚金陣的金之極火,幾乎將摩勒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都封死了,就算是他能施展空間位移,也根本脫離不了業火焚金陣的范圍。

    那些金色光柱看似爆裂而開,但只要有需要,云笑隨時都能讓它們再次成形,從而成為封堵摩勒的力量,讓其無從脫身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終極教師 莽荒紀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絕世唐門 最強棄少 星戰風暴 唐磚 魔天記 星河大帝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
九龍圣祖無彈窗,本文網絡收集版權歸屬原作者,方便閱讀,請分享到各大網站或推薦給您身邊的朋友。
© 2018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www.zxkpvd.com.cn 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