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> 恐怖靈異 > 高術通神 高術通神txt下載 加入書簽

广岛三箭vs墨胜利比分预测:高術通神無彈窗 正文 全部章節_第七百七十章戰,引真火,又見舊人

    我品味青柳的話······

    事情到了這一地步真是出乎我意料,沒想到,我的一系列行動,最終居然幫助陳正修成了地仙。

    地仙之能啊,這是開玩笑嗎?

    想到這兒我對青柳說陳正還守在南極干?”

    青柳竊神!”

    我搖了搖頭問竊神,這又是一個說法兒?”

    青柳具體我也不,包括陳正的氣數,等等一切,還是朱家一個老爺子透給我的。他們想讓我把你抓住,廢了你一身功夫后,押往南極的廟堂?!?br />
    “他們權衡了利弊,雖然你身上也有一個很大的氣數??上嘍砸丫刪偷叵傻某掄?,他們愿意站在陳正那一邊?!?br />
    我說老爺子不也是地仙嗎?”小說網不跳字。

    青柳聽罷她搖了搖頭說地仙也分很多:::小說 W.QU.CM種,朱家老爺子那個地仙是沒有仙位的。位!你意思嗎?”小說網不跳字。

    青柳轉了下頭,復又回望著車窗外說一個國會,比如說,它限定了二十三個議員,那么只能是二十三個,多一個都不行,因為國會把這個寫入了憲法?!?br />
    “同樣,仙人也是如此,仙人有仙位。只有真正坐到相應位子上的仙,才是真正的仙,才有那個所謂的大本事。否則,像你我這樣,就算是修的功夫再高,也不過是一個散仙,野仙罷了。因為,我們沒有仙位,名不正言不順?!?br />
    “看過西游記吧,它寫的不是咱們這個世界的事兒。但卻把仙神佛道的根本究竟寫的清清楚楚了。孫悟空本事再強,他不過是一介不入流的散仙。而孫悟空成了仙后,最大的希望就是去天上任職,謀求一個仙位?!??我搖頭苦笑說原來是這樣,原來修仙,修來修去,修到最后,卻還是要受封得位,才能長久?!?br />
    青柳其實,這既是好事,也是壞事。好事就是得了仙位,便能穩穩當當地在一處地方做個逍遙仙人了??燒餉揮?,時光流轉,到了一定年限,玄德敗退,一身的功夫一樣得退轉。退轉之后,大劫到來,死的一樣很難看。那辦?還是得修!可在那個世界,卻大不容易了?!?br />
    “正因如此吧,許多的人,放著仙人不做,反而一世世的做人,末了悄悄地把玄德之能一世世的藏著,攢著,只盼繞過那一個又一個的臺階,最終一步證得真神在,跳出三界外,直入自在天?!?br />
    青柳講到這兒,她搖頭苦笑說凡人都說神仙好,豈不知,做了神仙卻羨凡人。其實說白了,做凡人真的好。尤其當你明白這一切,看透這一切的時候,你才,原本做人是三界之中,最好,最好的選擇。一世世的流轉,積著玄德,然后直接最終的某一世,一下子跳出來。那就成了!”

    “雖然,這個過程,很漫長,很漫長,但卻是最安全,最好的一條路了?!?br />
    我聽了搖頭一笑說你呢,你的打算是?”

    青柳咬緊牙關很簡單,我的打算就是找回這一身功夫?!?br />
    我冷笑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?”

    青柳聽罷也是一聲冷笑,她看著我說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?!?br />
    我青柳說的是意思,她的意思是講,我早這樣,當初何必投身這個高術江湖。

    但是,青柳啊,我跟你不一樣,真的是不一樣!

    我沒這話遞給青柳,因為這時,眼前出現了三輛車,這三輛車橫著把前面的路給擋了。

    也不用說了,來人了這是。

    青柳在距離這三輛車四十米的地方踩住了剎車。

    然后,臨下車前,她看了我一眼,目光中意味深長······

    我沒多說,直接跟著她一起下了車。

    這個地方很荒涼,四周沒人。

    下車后,我走到車頭的位置,往那兒一站,對面的車門,砰砰的一陣開關。

    轉眼,對方下來了四個人。

    這四人中我認得其中一個是端喬松,只是這位端老爺子,他不知,身上竟然有功夫了。

    并且那功夫竟還很像我之前修的那種妖功。

    端老子身邊立著是一個目光很野的年輕人,這年輕人看著好像跟我一般大,他穿了一身的皮衣,微仰著頭,一臉冷意地看著我和青柳。

    站在這兩人身側的一人是個中年,這看模樣極其的歹毒,手始終插在兜里不出來。

    最后一個人是個黑人,此貨身高將近兩米,一身的肌肉好像鐵*一般堅實比。

    青柳看到這幾人,她目光一冷,壓低聲音說你們不是去南極的營地了嗎?”小說網不跳字。

    端喬松冷然我們了?!?br />
    青柳你們意思?還有你,二叔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端喬松這個時候想起叫我二叔了,哼,你給我坑的好慘,當初在海南,我就不該聽信你的話。現在情況變了,大勢已去,陳正說了,只要我們聯手把這個小子廢了,然后他的事做成之后,他答應先恢復我們一身的修為,然后再帶我們去神仙地?!?br />
    “幾千年了,這個機會,不可失啊?!倍飼撬蛇踹醺刑咀潘?。

    青柳微微低了頭不。

    這時,那個表情很傲的黑皮衣年青人了吧,大勢已去,跟這小子,沒好結果的。只要我們都不捧他,他氣運自行就散了?;褂?,媽·······不要猶豫了?!?br />
    很簡單,這幾人中,黑皮衣那個小伙子,他就是傳說中的小魔頭。

    青柳是他媽。

    那么現在。

    青柳微微思忖些許,她看了眼我,笑笑說對不起了?!?br />
    砰嗡!

    我出手了,一拳沖,直接轟在青柳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但我沒有用殺人的勁兒,我用的是放人的勁兒,原因就是青柳身上沒功夫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殺她,只想放飛她。

    青柳身體微微一顫跟著就朝那個皮衣年輕人飛了。

    皮衣年輕人就是小魔頭了,后者眼見青柳飛來,他目光中突然多了一絲的殘忍,跟著砰!

    我清晰看到了一個動作,這動作就是他抬起手,胳膊伸的筆直,仿佛一枚重錘,狠狠砸在了青柳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青柳不堪重擊,身體在空中先是一卷,跟著就噴出了一口血來。

    這一下子,青柳命不保矣。

    小魔頭親手重挫了他母親,他嘶吼一聲,一邊朝我沖來,一邊喊著你傷我媽,我要殺了你?!?br />
    這個時候,我終于他為啥叫小魔頭了。

    別的不說,都看看他干的事兒吧,我把青柳扔,不是要殺她,可是他卻伸手把青柳給打的半死,然后,他說要跟我復仇。

    正常人能干出這樣的事情嗎?

    絕對干不出來,所以他叫小魔頭。

    小魔頭的本事絲毫不遜他哥,他朝我沖來的時候,身邊的人都沒有動。

    因為,他們確信,這小魔頭一定會殺了我。

    事實上,我面對他,亦有那么一點的不自信。

    我先是打量對方,法把對方裝到心里。過后又借北斗的力量去分析,結果還是一樣,我對方的力量竟跟北斗的殺伐之力有些相像。

    最后,當我把心思投射到南斗星的時候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一種力。

    南離火的力量·······

    過手只有一瞬間,瞬間之內絕生死。

    我沒有絲毫回旋的余地,心念一動的瞬間,我接上了小魔頭撞來的一拳。

    鋼鐵一樣的拳頭,并且還有一絲冰冷刺骨的殺念滲入我的身體。隨之,那殺念先是一道,跟著如海浪般,一**,轟轟的在我體內涌動。

    我用本身的力量根本法與其對抗。

    我只有窮盡一身鬼仙之能,在心中祭拜南斗。

    然后,我拖著他手,轟·······

    那力量來了。

    說來奇怪,這回力量的產生不像是之前,沿頭頂虛空三尺之外的那個空間注入到我的體內。

    它完全不是那樣子。

    它是在我體內產生的,直接來自我的心臟,然后由心臟輸送到血液,由通過血液滲到體表。

    轉瞬,在這剎那,我看到小魔頭的雙手燃燒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三昧真火!”

    端喬松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可這沒用。

    小魔頭向后退了一步,伸手看自已的雙手,他啊·······先是一聲凄厲嘶吼,然后身上近乎白色的火焰轟的一下熊熊燃起。幾乎眨眼功夫,我看到火光中出現了一個沒有了血肉的骷髏,轉爾骷髏燃盡撲通一聲跌落地上。

    呼······

    在最后一抹火焰焚盡時。一個活生生,活蹦亂跳的人,就這么變成了一堆的黑灰。

    恰此時,端喬松領著另外兩人沖上來了。

    我眼睛搭上沖在最前面的那個黑大個,腦子一下就把他身上的情況看了個清清楚楚。末了,我身化風,呼的一下,閃的同時,我抬手,一記劈拳落在了黑大個的頭頂。

    轉身功夫,那個中年人??!她一聲嘶吼之余,手上各自握了一枚陰氣沖天的黑鐵釘。

    這是滅魂釘,只不過,這兩個滅魂釘,有區別于我見過的任何一個,它們上面依附的怨靈死意太多,太濃了,濃的讓我禁不住打了個一個激靈,轉眼,身上的血液,腦中靈識,所有的一切,全都為之一頓。

    這,威力這么強大?

    疑惑間,不容我多想,已經躍起,然后,拿著滅魂釘就要奔我的頭頂插落。

    可以說是千鈞之際吧。

    我身后,突然就傳來了一陣念叨咒語的動靜,隨之,我看到了一道光。

    刺眼,比明亮的光,就好像高倍手電放射出的光芒一樣,它唰的一下,就打在了那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我看到這兒,忽然有些明白,青柳的眼睛是因何受傷的了。

    搞不好,青柳也讓這光晃過,然后她的眼睛,就這么受了重創。

    我抓住這一絲來之不易的機會,腦子里領的仍舊是南斗的那個焚盡一切的念想。

    說來有趣,這個焚盡一切,并不是我給這點上一把火,而是這身上的陰邪物質是燃燒的基本要求。

    如果說,三昧真火是一種化學化應的話,那么陰邪物質就是這個化學反應中必不可少的一個原料。

    我不會發這個,我身體發不出火來。我能做的,就是利用材料來生起所謂的真火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,閃電般抓住了這個的脖子。

    下一秒,我看著她在我面前燃燒·····

    ??!

    這個不停地在地上翻滾動,與此同時,端喬松也撲上來了。他就好像是一只大水怪,又仿佛一只大魚般,哧溜一下,就躥到了我身邊。

    他面對著我,張開了他的嘴,呲牙,伸手,看樣子似乎想要吃了我。

    我正要分析這家伙的身體構成,轉爾想一個法子把他給治了的時候。

    那道光又亮了。

    光的顏色類似于淡藍,但卻是以白色為主,它晃在端喬松的臉上,后者先是伸手捂眼睛,末了仰頭對天一陣的吼叫。

    這不是陰邪的力量,這是真正的妖力。

    伏妖還得是北斗的真力拿出來才行。

    我心中了領了這一念,高高躍起,抬手一記劈拳,穩穩打在了端喬松的腦門中。

    意念中,這就是一把刀。

    刀劈落,端喬松安靜了。

    他死了,就是這么一下子,完全死去的。

    他修行的那些功夫,玄德之能,會通過一個我看不見的通道,散回人世間,然后再由有緣生靈分而得之,繼續的修持。

    我長長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然后我轉過身。

    在慘白車燈照射下,我先看到了一張慘白的中年臉,跟著又看到了一張很漂亮,但卻極慌張的年輕女孩兒面孔。

    我認得她們。

    中年是凱米莉,她就是美利堅的那個吉普賽。而年輕女孩兒則是露西亞,她就是在科羅拉多大峽谷,曾經背著我,拿吃奶力氣走了幾十里路的白人妹子。

    她們來了,看樣子,想要跟我一起,去赴南極的那個因緣。

    全部章節_第七百七十章戰,引真火,又見舊人

    全部章節_第七百七十章戰,引真火,又見舊人是 由【*】【小-說-網】會員手打,

    </iv>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終極教師 莽荒紀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絕世唐門 最強棄少 星戰風暴 唐磚 魔天記 星河大帝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
高術通神無彈窗,本文網絡收集版權歸屬原作者,方便閱讀,請分享到各大網站或推薦給您身邊的朋友。
© 2018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www.zxkpvd.com.cn 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