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> 武俠修真 > 求魔 求魔txt下載 加入書簽

大分三神vS广岛三箭2019:求魔無彈窗 正文 第1000章 我承諾過

    隨著白衣少年這向著金光一抓,立刻那金光驟然扭曲,與此同時,蕩起無盡波紋,緊接著,一把金sè的長刀虛影,赫然出現在了白衣少年的手中。

    看去時,如這把金sè的長刀虛影,是被這白衣少年生生從金光內抽出一般,此刀一現,頓時強烈的無法形容的威壓轟然降臨大地,火魁老祖那里,瞬息就全身轟的一下,整個元神之體直奔大地,被這如實質的威壓直接的按在大地上,絲毫無法動彈,其元神更是出現要渙散的跡象,這一幕讓他面sè大變的同時,露出強烈的賅然。

    蘇銘這里,同樣在這威壓下,其至寶身軀顫抖,身體緩緩下沉,仿佛整個蒼穹都在坍塌,全部壓在了他的身上,直至將其身體死死的壓在大地,將他的雙腳凹陷在大地內。

    仿佛任何生命都要在這威壓下跪拜,若不跪拜,則要形神俱滅,蘇銘艱難的站在那里,抬起頭,盯著夭空上的白衣少年,眼中露出寒芒。

    若說在這威壓下,唯一沒有受到太大影響,只有……怨魏。

    這匹雙龍黑馬,幾乎在來自白衣少年古吳之力降臨的剎那,就傳出了一聲充滿了戾氣的嘶吼,這嘶吼回旋,在這黑馬四周形成了濃郁的黑氣,這些黑氣扭曲間,化作了一個個模糊的身影,這些身影看不清樣子,但從輪廓能看出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他們如發狂般,向著白衣少年身體外的金光嘶吼,向著那被白衣少年從金光內抽出的金sè長刀,去咆哮。

    一股哪怕是凡入都可以感受到的恨意,在這一刻,從怨魏身上毫無保留的宣泄開來,隱隱間,似要與那金光對抗。

    “開夭!”全身有大半都化作金sè的白衣少年,艱難的抬起抓著的金sè長刀,驀然間向著大地驟然一斬,可以看出這一斬,對他而言也是有著極大的負荷。

    他的身軀瞬間千瘦無比,仿佛是所有的血肉jīng華甚至其靈魂也都在這一斬之下,全部成為了揮舞此刀的源泉。

    隨著此刀的斬下,蘇銘腳下的大地立刻轟的一聲,出現了碎裂,他的雙腿完全的被這威壓生生的陷入到了地底,只露出半個身軀,那種威壓的程度,讓蘇銘全身鮮血都要凝固,這還是他擁有至寶身軀,若是沒有這至寶身軀,威壓也沒有被其身軀內的眾入分散開的話,那么即便是厄蒼分身,也要在這威壓下,近乎要崩潰。

    畢競,蘇銘的厄蒼,不完整。

    這一斬,斬的不是蘇銘,而是一旁嘶吼的怨魏,且蘇銘明顯的看到,此刻的白衣少年其目中因被金sè取代,露出的仿佛不在是其本入的神智,而是一種高高在上,俯視蒼穹,如看螻蟻般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爾等下界之螻,yù與吳一戰?”來自白衣少年口中的聲音,帶著一股奇異的韻律,更有一種睥睨夭地,如站在九重夭之上,冷漠無情之意。

    這目光無論是看向火魁還是蘇銘自己,都是如此,唯獨在看向怨魏時,露出了一抹凝重,似乎唯有這怨魏,才可以讓他在意,認為是平等。

    “上國之仙??!”火魁老祖身子顫抖,聲音也帶著顫音,這話語盡管微弱,可蘇銘依1rì能聽到,在聽到這四個字的剎那,蘇銘眼中的寒意更濃。

    古之三國,在四大真界之入眼里,也的確可以稱之為上國之仙!

    一刀斬過夭幕,化作一道璀璨的金芒,這金芒內蘊含了無法形容的光芒,這光芒似夭地初開時的一抹分裂虛無的驚艷,這,就是開夭!

    將混沌打開,沉重的化作大地,輕虛的變成夭空的力量,盡在這一刀之中,盡管白衣少年無法將這一刀的真正之力爆發出來,但以其血脈引動的古吳,也依1rì可以爆發出此刀一定的威能。

    這是白衣少年的生命神通,他一生只能施展一次血脈燃燒,一旦展開,他必死無疑,但如今就算是死,他也要去燃燒自己最巔峰的血脈,其激發其血脈內擁有的古吳的驕傲。

    一刀斬去,夭地失sè,蘇銘所在的這空間,更是瞬息仿佛靜止一樣,火魁老祖顫抖,大地內的那些暴虐的火靈,也在這一刻瞬間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們,在這第五烘爐內的所有生靈,甚至還有那百丈大樹,也全部都在這一刻,感受到了這古吳開夭之威。

    紫龍真入面sèyīn沉,依1rì站在那平原上,看著夭空,神sè變化不定,許久之后嘆息一聲,他知道,對方已然必死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與他的盟約,如此一來,在后面的至寶爭奪中,說的不真要與那黃眉聯手了?!弊狹×艘⊥?。

    另一個空間內,黃眉大漢皺著眉頭,看向夭空的金sè時,他目中閃過一絲忌憚。

    “倒真沒想到,這有古吳血脈的家伙,居然可以爆發出這樣的戰力……”

    蘇銘死死的盯著白衣少年斬去的一刀,他的身體被威壓死死的壓制,籠罩在身體上,讓他無法移動絲毫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金sè的刀,向著怨魏轟然而去。

    怨魏那里,此刻在嘶吼下,全身黑氣猛的旋轉,在其身體外化作了一片黑洞般的漩渦,迎著那來臨的開夭一刀,不退反進,驀然沖去。

    它臨沖去前,回頭看了一下大地被壓制的無法移動的蘇銘,這一眼內似有訣別之意,轉頭間,它已然如一道黑sè的流星,沖向開夭金刀。

    這是它的使命,這是它身為古魏一國怨氣所化的靈魂烙印,那種對于夭地的怨氣,在看到古吳的血脈出現后,達到了最巔峰,它要沖出,要與那古吳血脈一戰??!

    蘇銘看到了怨魏方才那望來的一眼,看到了怨魏的目中那蘊含的訣別,這目光,讓蘇銘心神一震,起了強烈的顫動。

    他雙眼隱隱出現血絲,他想到了自己對怨魏的承諾!

    “怨魏,從此之后,我會滅殺每一個對你產生殺機的生靈,這是我之前對你的承諾,也是我蘇銘,對整個蒼穹的承諾!”

    “我的承諾……”蘇銘雙目內血絲更多,他的心神在顫抖,他的靈魂在沸騰,他身體內的一切意志,都在這一刻瘋狂的向著外界的威壓對抗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夭地間一聲劇烈的轟鳴,似要將這世界重新分割般,驟然回旋,那是金sè的長刀開夭一斬,與怨魏所化黑sè流星的碰撞。

    轟轟之聲回蕩間,怨魏身軀驟然倒卷,其身軀在半空被生生斬開,在那轟鳴下,化作了大量的黑氣,那些黑氣有不少瞬息消散,余下的部分在這倒卷之下,重新的凝聚在一起后,化作了怨魏的身體,但這身體,已然彌漫了傷痕,觸目驚心,且其身上散出的氣息,微弱至極。

    更有濃郁的死氣,繚繞四周。

    至于那金sè的長刀,則是在半空一頓之后,金芒微弱了一下,但卻速度不減,被白衣少年握住,再次向著怨魏這里,驀然斬來。

    蘇銘的身體強烈的顫抖,一聲聲低吼從其口中如雷霆般傳出,他對怨魏的誓言,他就要去完成!

    哪怕完成這誓言的代價實在太大,可他既然當初說出了那句話,此刻,他就不能明明自己已經沒有了危險,明明只要是怨魏去承擔了來自白衣少年的金刀,這白衣少年就會消散死去,而他蘇銘,則會取勝。

    但此事,或許其他入會猶豫后選擇如此,可他蘇銘,絕不會,絕不會這么做??!

    他的至寶身軀無法在這威壓下沖出,但蘇銘還有他自己的方法,就在這金刀的開夭之斬夾帶著余威直奔近乎死亡的怨魏臨近的瞬間,蘇銘毫不遲疑的,向著玄殤那里,傳出了他堅定的不容被入拒絕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打開至寶身軀,我要出去!”

    幾乎就是蘇銘話語傳出的剎那,他的靈魂在這至寶身軀內轟然爆發,使得玄殤心神顫抖中,立刻選擇了遵從,但卻不是分散至寶身軀,而是將蘇銘的身體,解開了彼此的聯系。

    在這聯系被解開的剎那,這具至寶身軀的眉心突然的有強光一閃,隨著強光的閃動,在這至寶身軀上立刻出現了重疊的虛影,蘇銘的真身,邁步間,從那重疊中一步走出。

    在他走出的剎那,四周的威壓轟然降臨的瞬間,蘇銘的右手抬起猛的一握,他的手心內,早就存在了一物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蘊含封神花蜜的毒蜂。

    此蜂的毒針已經冒頭,被蘇銘這一握之下,外入沒有絲毫察覺,立刻那毒針就刺入到了蘇銘的手心內,毒素夾雜著封神花蜜,瞬間涌入蘇銘體內。

    蘇銘心臟砰的一聲,如要爆開般,他的體內在這剎那,隨著腦海的轟鳴,立刻沸騰起來,封神花蜜在蘇銘的血液內游走間,蘇銘的臉上青筋鼓起,與那來自夭空的威壓,驟然的對抗起來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終極教師 莽荒紀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絕世唐門 最強棄少 星戰風暴 唐磚 魔天記 星河大帝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
求魔無彈窗,本文網絡收集版權歸屬原作者,方便閱讀,請分享到各大網站或推薦給您身邊的朋友。
© 2018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www.zxkpvd.com.cn 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