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> 都市言情 > 都市少帥 都市少帥txt下載 加入書簽

广州恒大vs广岛三箭下半场:都市少帥無彈窗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執刀之人

    青松齋,3o3室。

    林玉清已經接到線報,和平飯店被人襲擊,周兆森在狙擊手的掩護之下已經逃了出來。

    林玉清沒有即刻出,而是讓幾名得力干將向青松齋趕來,安排妥當之后,林玉清就打開客廳大燈,把所有的窗戶都鎖上并拉上厚厚的窗簾,最后泡上壺濃茶,坐在沙上沉思。

    林玉婷正在房間里面上網,忽然感覺到口渴就跑出客廳倒水喝,見到父親正靜靜的坐在沙上,整個家還拉上了厚厚的窗簾,心里微驚,條件射的說:“爸爸,怎么把整座屋子弄的那么嚴實呢?是不是有人要對付你?”

    林玉清微微一笑,走過來拍拍林玉婷的頭,寬慰著她的心,說:“傻丫頭,還有誰敢對付你父親呢?我是在等一個重要的人到來;丫頭,你沒事情就早點睡覺吧,明天還要回學校呢?!?br />
    林玉婷這才松了口氣,暗

    想著莫非有什么人向父親申冤,父親怕他被人看見才把家里弄的嚴實,于是點點頭,大口大口的喝著水往房間走去,準備再上半個時網就睡覺。

    林玉清見到女兒回房間之后,輕輕的嘆了口氣,坐在沙連喝了幾杯濃茶,剛剛準備換水的時候,門鈴忽然響了起來,林玉清眼里射出欣喜,起身連走幾步去把木門和防盜門打開。

    門剛剛打開,周兆森就踉蹌著倒了進來,臉色異常的慘白,??口已經被鮮血染紅了,周兆森這時候才明白三棱軍刺的可怕,右肩膀被刺出的血洞雖然,但鮮血怎么也堵不住,不斷的流淌出來,無奈之下,只能用紙巾和衣服用力的捂住。

    周兆森進到室內,忙向沙躺去,還順手把桌子上的濃茶連喝了幾杯,長途跋涉已經讓他精疲力竭,如果路途再長遠一點,恐怕不用楚天他們動手,就會倒斃在車上。

    林玉清忙關上房門,見到周兆森的受傷狀況,忙拖出家里的急救箱子,拿出酒精和紗布,還有止血貼輕車熟路的幫周兆森清理

    起傷口來,掀開衣服,見到傷口獨特,鮮血暗涌,止不住的問道:“這是什么兵器所傷?”

    周兆森喝了兩杯濃茶,有了幾分力氣,答道:“三棱軍刺!”

    林玉清輕輕的擦拭著酒精,手勢微滯,抬起頭問:“三棱軍刺?什么人干的?”

    周兆森傷口痛疼,但還是忍住了,眼睛投射出仇恨,道:“他是楚天的干將,部隊出身,善使三棱軍刺,如果不是命好,我現在估計都已經成一具尸體了?!?br />
    林玉清的臉色巨變,心里重重的嘆了口氣,沒想到楚天竟然先下手為強了,也想不到他竟然跟周龍劍同流合污,狼狽為奸,真是浪費了一塊好玉。

    鮮血還是緩緩的流出來,周兆森有點絕望,道:“還是去醫院吧,生死由命吧,免得眼睜睜的看著鮮血流干,那比死還要痛苦千倍?!?br />
    林玉清思慮片刻,把紗布丟給周兆森,然后跑

    去廚房拿了包白糖過來,倒出一些捂在周兆森傷口,然后用止血貼固定住,再用紗布緊緊的纏住,淡淡的說:“放心吧,死不了,白糖可以止血,拿破侖戰爭時期,士兵之中經常使用?!?br />
    也許是心理作用,也許真是白糖起了作用,經過手忙腳亂的處理之后,周兆森的鮮血竟然神奇的止住了,臉上也平靜了幾分,不由感激的望了眼林玉清,決定今晚把部分證據交給林玉清。

    門,忽然被敲響了。

    周兆森條件反射的坐了起來,還不忘記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,眼神投射著憤怒和驚恐。

    林玉清拍拍他的肩膀,臉色平靜的說:“不用緊張,在我這里,沒有任何人敢殺你,無論是楚天還是周龍劍,都不敢在此地殺人,何況來人可能是我的親信干將!”

    周兆森思慮片刻,知道林玉清說的沒錯,于是點點頭,但依然沒有松開水果刀。

    林玉清站起身來,走到門邊,細看之下,心里微微吃驚,來人不是他人,而是神情肅穆的楚天,難道楚天真的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,來林家殺人滅口?

    林玉清還是把門打開了,笑著說:“楚天,怎么這個時候還有空過來呢?”

    房間里的林玉婷好像心靈感應,在楚天剛敲門的時候走了出來,見到父親詢問,心里雀躍起來,想不到楚天這么晚了還來林家,無論他是公事還是私事,只要能夠見到他,林玉婷就感覺很開心。

    楚天摸摸鼻子,很誠實的說:“林叔叔,我是來找周兆森的!”

    林玉清干脆也坦白開來,緩緩的說:“沒錯,周兆森確實在我這里,你是來殺他的?進來吧?!?br />
    楚天恭敬的走了進去,見到周兆森斜躺在沙上卻沒有正眼看他,向林玉清點點頭,絲毫不否認的說:“林叔叔說的沒錯,我確實是來殺他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敢在面前殺他?”林玉清神情變得嚴肅起來,威嚴的掃視著楚天,道:“你真的喪心病狂到無所顧忌的程度?要知道,你的行為不僅會覆沒了你自己,還會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毀滅?!?br />
    楚天輕輕的嘆了口氣,自顧自的在沙上坐起來,為自己倒了杯濃茶,淡淡的說:“楚天確實不敢在林叔叔面前殺人,林家于楚天的恩情怎么也不敢忘懷!”

    在房門口站立的林玉婷靜靜的聽著他們的對話,聰慧的她很快就了解到現在的復雜局面,原來父親真的在等逃到家里來的重要證人,而這個證人偏偏是楚天非殺不可之人,于是父親和楚天就完全處于對立面了。

    林玉清聽到楚天的話,臉色稍微緩了下來,也坐在沙上,平靜的說:“楚天,你就不能幫我把周龍劍拿去法辦嗎?你為什么要跟他狼狽為奸呢?要知道,以前你我可是并肩作戰,一起把李子鋒他們拿下?!?br />
    楚天喝了幾口茶,苦笑起來,道:“林叔叔,楚天已經說過,楚天的世界只有善惡,沒有黑白

    ,我之所以對付李子鋒純粹是他威脅到我的生存,而現在,我要對付周會長,也是他威脅到我的生存,還有一些我所關心之人的生存?!?br />
    周兆森沒有說話,靜靜的喝著茶水,有林玉清在旁邊,他的心完全安定下來。

    林玉清重重的把茶杯拍在桌子上,神色肅穆威嚴,指著周兆森,緩緩的對楚天說:“那就是說,你無論如何都要殺他了?你是要站在正義的反面了?”

    楚天看著林玉清已經漸漸蒼老的面容,那里刻滿了風霜勞苦的痕跡,那每一條皺紋,都似乎象征著他一段艱苦卻不屈服的歲月,楚天知道,林玉清是個漢子,是個男人,但也是個固執之人。

    楚天扭頭看著周兆森,話里隱藏機鋒,道:“周兆森是個什么人,林叔叔想必也清楚,他跟東瀛山口組合作走私軍火,勾結恐怖分子襲擊要員,還統率數千黑龍會幫眾意圖圍攻華總理,這樣的人死上千次也不為過?!?br />
    “但現在林叔叔

    卻聽信于他,用他掌握的所謂證據來對付你不可能對付的人,他難道是出于正義?他只不過為了自己多活幾天而垂死掙扎,而且還要把林叔叔拉去陪葬,對付周龍劍,是林叔叔有信心,還是周會長有信心?”

    楚天的話落地有聲,還句句分析到位,連偷聽的林玉婷都分辨得出楚天的好意。

    周兆森沒有說話,事于至此,他什么都已經沒有了,這些日子習慣了破罐子破摔,臨死之前能多拉幾個墊背,心里就平衡很多了。

    林玉清聽完楚天的話卻絲毫不為說動,神色大義凜然,一字一句的說:“國有國法,哪怕前程多么兇險艱難,林玉清都要用鮮血去捍衛國家的尊嚴,法律的至高無上!”

    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如果天朝多幾個像是林玉清這樣的好官,天朝的法律清明透徹指日可待!楚天止不住的輕輕嘆道,但這不是自己現在所要的!為了自己,為了林玉清,為了國家,都必須讓周兆森死去。

    楚天端起茶水,靜靜的喝著,濃香的鐵觀音進入口中卻感覺到苦澀。

    “少帥,如果你可以保住我的性命,并把我送去東瀛!”周兆森臉上閃出奸詐的笑容,淡淡的說:“或許我可以保留些東西,于你,于你的靠山都有好處!”

    楚天還沒有回答,林玉清已經喝斥道:“周兆森,你講些什么話?你是不是要我把你交給反革命中心,讓他們宣布你的罪行?我把你保出來是讓你為國家做點貢獻,你竟然跟黑社會討價還價起來?我警告你,不要無視國法?!?br />
    周兆森輕輕的嘆了口氣,乖乖的閉上了嘴,換成以前,他只會罵林玉清愚昧固執,但現在這種態度卻是他的護身符,要知道,隨便林玉清原則松動,都足于讓楚天殺自己幾百回。

    楚天眼神平靜,搖搖頭說:“周會長,你還想去東瀛?我想,你連這個門都出不了!”

    林玉清定定的看著楚天,緩緩的說:“楚天,你不要恐嚇我的證人!

    我也可以告訴你,除非是我死了,否則沒有任何人可以殺了周兆森,哪怕他萬惡不赦也應由法律制裁,而不是你!”

    楚天端起茶猛然喝下,站了起來,道:“林叔叔,楚天不會在你屋子里面殺他,但楚天已經下了江湖追殺令,外面無數黑道分子埋伏,周兆森是不可能活著出青松齋的!”

    偷聽的林玉婷心里卻無比震撼,想不到父親這個證人惡行累累,為了保命利用父親的正直公正來實現自己的目的,林玉婷的呼吸漸漸加粗,想到這個證人有可能讓她心愛的兩個男人斗過你死我活,甚至兩敗俱傷,她的心就痛疼起來。

    不,不能讓父親和楚天相斗,我不能失去他們!林玉婷內心深處吶喊著。

    林玉清端起茶杯,平靜的說:“事已至此,林玉清也無話可說,喝過這杯茶之后,僅有的交情就此了斷,少帥以后自己多多保重,希望不要犯在林某手上!”

    楚天看著茶杯,知道這是絕交茶,但

    自己已經仁至義盡,無計可施,于是俯身倒滿茶水,心里極其苦楚,重重的跟林玉清碰了下杯緣,就準備喝下。

    “爸爸,怎么那么吵???我剛剛睡下不久就被你們吵醒了?!繃鐘矜煤鋈懷魷衷謁敲媲?,隨即假裝出驚喜,道:“楚天,你怎么也來了?”

    林玉清放下杯子,帶著慈祥之色,笑著說:“楚天剛剛來,你看茶都還沒喝呢?!?br />
    楚天知道林玉清不愿意讓女兒知道太多的事情,何況自己也不愿意讓林玉婷難過,于是配合著林玉清說:“是啊,林丫頭,我剛好路過,就上來坐坐!”

    林玉婷燦爛的笑笑,可惜楚天和林玉清都沒有覺到她的笑容有些凄然。

    林玉婷點點頭,隨即看著周兆森,臉上顯出驚訝之色,道:“哎呀,父親,這位哥哥是不是你的證人???好像受傷很嚴重啊,父親怎么還不送他去醫院???”

    林玉清雖然覺得女兒話有點多,但也不以為意,回答著說:“我已經叫了救護車了,醫生很快就會過來,林丫頭,你沒什么事情就早點回去休息吧,明天還要回學校呢!”

    林玉婷卻像是沒有聽到林玉清的話,跑到周兆森右邊坐了下來,眼中帶著關懷,道:“父親,這位哥哥已經面無血色了,我削個蘋果給他先補充能量吧,免得醫生還沒有來到就倒下了?!?br />
    林玉婷挑了個最大的蘋果,用水果刀笨拙的削起來,臉上的笑容很復雜。

    林玉清輕輕的搖搖頭,真是拿這孩子沒辦法,楚天心里有點感動,想不到林丫頭還是如此善良,什么都為他人著想,也不看看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。

    周兆森見到林玉婷為自己削蘋果,忙客氣的推卻著,道:“謝謝林姑娘了,不用麻煩了!”

    林玉婷嘴里柔柔的笑著:“沒事,舉手之勞,就快削好了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個削好的蘋果遞到周兆森能活動的左手,周兆森盛情難卻,只好接了過來,剛好感覺到熱量不足,于是不客氣的咬起來。

    林玉婷意味深長的望著周兆森,莫名的輕嘆出一句:“國有國法!”

    楚天他們稍愣,就在這瞬間,林玉婷左手反握水果刀,猛然刺進周兆森的脖子。

    鮮血濺射,半個蘋果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誰也想不到乖巧善良的林玉婷竟然敢殺人,而且還是談笑之中用水果刀把人刺死。

    林玉清不相信,楚天也不相信,甚至連咽氣的周兆森也不相信!

    但洶涌出來的鮮血,還有脖子動脈處的水果刀都很清晰的傳達著死亡訊息。

    林玉婷傻傻的回坐在沙上,眼神空洞呆滯,她心里清楚,雖然自己殺的是十惡不赦的壞人,

    但自己還是沒有權利殺人,今晚的一刀注定要毀滅了自己的人生,但她不在乎,因為她可以讓心愛的父親和心愛的男人不再相斗。

    林玉清終于反應過來,長嘯一聲,眼睛熱淚流出,不斷的重復著:“為什么?為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眼里也閃著淚花,他心里明白林玉婷為什么會殺了周兆森,見到林玉婷呆滯無助的眼神,楚天的心里苦楚悲痛,輕輕的走了過去,拉起林玉婷擁進懷里,然后帶著她向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“楚天,都是你,都是你害了玉婷!”林玉清止不住的喊了起來,他實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,辛苦養大的女兒當著自己的面,把?;さ鬧と擻盟鍛彼?,換成誰都過不了這關口。

    楚天沒有說話,經過林玉清身邊的時候,猛然出掌砍在他的后脖子之處,讓他暈了過去,停止無休止的痛苦,或許醒過來的時候,心里會好受些,楚天心里嘆息著。

    楚天把林玉婷抱進房間,用被子為她蓋上

    ,想要轉身給她倒水喝,林玉婷卻猛然拉住他,癡癡的說:“楚天,不要離開我,不要離開我,我怕,我怕!”

    楚天坐了下來,握著林玉婷的手,讓她感覺到溫暖有力,柔柔的說:“別怕,玉婷,我不走,我就在你身邊陪你,永遠的陪你?!?br />
    林玉婷的神色稍微緩解,但依然死死的抓住楚天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楚天重重一嘆,拿出手機,連續打通媚姐和凡間的電話,讓他們火趕來青松齋。

    媚姐和凡間很快就趕了過來,見到青松齋的慘景止不住的嘆息,媚姐和凡間聽完楚天所說之后,都默默的流下了眼淚,媚姐脫鞋上床,緊緊的抱著林玉婷,用自己的溫暖和關懷來減少她內心的恐懼和無助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林玉婷終于閉上了眼睛,淺淺的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楚天向凡間使了個眼神,兩人悄悄的退了出去,來到沒有收拾的大廳。

    楚天拍拍凡間的肩膀,很誠實的說:“凡間,我現在很亂,幫我想個辦法處理現在的事情!”

    凡間思慮片刻,軍師的妙計很快就出來了,道:“少帥,有個辦法可以讓林玉婷恢復正常,但這需要林玉清的配合,不過以他剛正的性格,恐怕不僅不會答應,還會把自己的女兒送進監獄?!?br />
    楚天背負著說,平靜的說:“先把方法說出來,我看看可行不可行,林玉婷犧牲太大了,處理不好,那是一生的心結,我情愿林玉清抓我進去監獄,也不愿意他們父女相殘!”

    凡間組織語言,輕輕的說:“我們可以抹去所有的一切,讓林玉婷以為自己是在夢中殺人,今晚你不曾來過,周兆森也不曾來過,我們也不曾來過!”

    楚天瞬間明白了凡間的意思,贊許的點點頭說:“這確實是個好計策,但正如你所說,這需要林玉清的配合,我盡力說服他,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把林玉婷送進監獄!”

    凡間走上幾步,臉上帶著自責,輕輕的嘆息道:“都是凡間失誤,如果不是和平飯店安排不當,也不會生今晚的慘劇!”

    楚天擺擺手,制止了凡間的自責,說:“凡間,不要過于自責,現在需要補救,你趕緊讓外面埋伏的各路兄弟散去,并把周兆森的尸體運走,然后把大廳好好收拾,恢復原樣!”

    凡間恭敬的點點頭,隨即走出門外去安排事情。

    楚天扶起林玉清進入房間,然后用冷水把他驚醒。

    林玉清驚醒過來之后,臉色瞬間變得痛苦起來,呼吸急促,似乎想要說些什么卻堵在??口,楚天伸手輕輕拍在他背部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這是氣急攻心,虛火上升所致。

    楚天不等林玉清說話,神情鄭重的先開口:“林叔叔,事情已經生到這種地步,后悔已經沒有意義;如果想要玉婷永無心病,你現在必須聽我的!”

    林玉清吐出鮮血之后,整個人精神起來,情緒也變得平穩起來,定定的看著楚天,想要知道楚天會說些什么,連嘴角的鮮血都懶得擦去。

    楚天把凡間的方法簡單敘述之后,淡淡的說:“林叔叔,一切事情都由我來安排處理,明日玉婷醒來之后,需要你配合,告訴她今晚什么時候都沒有生過,那她就會把所生的一切當成惡夢!”

    林玉清神情先喜后怒,霍然站了起來,肅穆威嚴的說:“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!殺人償命,天經地義,玉婷的所為不應該用逃避來抹去,而應該主動面對法律,這樣才是我的女兒!”

    楚天終于按捺不住,壓低聲音反駁著:“國有國法,你難道不知道玉婷為什么要殺周兆森嗎?她就是不想要我們兩個相殘而犧牲自己,為了你心目中的國法,她替我們殺了人;為了你心目中的國法,你還要把她送進監獄?而且是為了周兆森這樣十惡不赦之人?你覺得公理何在?”

    林玉清雖然被楚

    天呵斥的很難受,但還是忍耐住了,輕輕的嘆了口氣,緩緩的道:“對不起,我也很痛苦,但我是法官,我必須捍衛法律的尊嚴!”

    “你有原則,我也有原則!”楚天眼神變得冰冷,一字一句的說:“我絕對不會讓你把玉婷送進監獄!絕對不會!”

    楚天說完之后,腳步堅定的踏出了門外,把林玉清留在黑暗的房間里面沉思。

    ‘轟轟’,不知道什么地方傳來兩聲巨響,讓整座房子都微微震動。

    楚天卻沒有絲毫感覺,站在林家的陽臺深深呼吸,扭頭望了眼墻壁的掛鐘,11點11分!

    (六千字殺到,V們請讓鮮花動動呵,謝??)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終極教師 莽荒紀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絕世唐門 最強棄少 星戰風暴 唐磚 魔天記 星河大帝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
都市少帥無彈窗,本文網絡收集版權歸屬原作者,方便閱讀,請分享到各大網站或推薦給您身邊的朋友。
© 2018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广岛三箭对广州恒大 www.zxkpvd.com.cn 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.